童话大王郑渊洁究竟经历了什么:一辈子的写作半辈子的维权

2022年10月1日 by 没有评论

郑渊洁这个名字可能对80、90后来说并不陌生,这个名字承载着几代人的回忆。

从皮皮鲁到舒克贝塔,从鲁西西到大灰狼罗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陪伴着我们,给我们的童年留下了无限美好。

郑爷爷真的是人间宝藏,“金句”大师。尤其是他严谨和较真的评论风格,总觉得这味儿不太对,又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奇妙体验。

但这还不算,郑爷爷还曾在评论区邀请网友一起玩现在非常火的吃鸡游戏《和平精英》。郑爷爷还说这么多年的写稿习惯让他每天早上5点就开始写稿,每天想着早点写完,就为了陪孙女玩会儿和平精英。

听到这个消息,呜喵往嘴里塞了把柠檬,怎么呜喵就没有这样的好爷爷?(QWQ)

而当年的“童线岁了,毫无疑问是属于“爷爷辈”的人。想不到郑爷爷还能紧跟时代,经常玩《和平精英》、抖音、微博等,实属让网友惊叹。

对于郑渊洁,很多网友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停留“童话大王”的称号上。这个称号跟了郑渊洁也有很多年了,但其实最开始郑渊洁不是写童线年,读书时的郑渊洁就很有想法,老师要求同学们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为题写一篇作文,郑渊洁却写了一篇

特立独行的想法,照亮了他的写作之路。1977年,他为了糊口,写些诗给成年读者,但最高学历才小学四年级的他写不过别人才转类型,开始写童话。

从最开始投稿到各个杂志社,到后来1985年独自创立《童线年的时间里他是这本杂志的唯一撰稿人,至今作品超过2000万字,杂志总印数逾亿册;

撰书四十余载,他收获了大量的小粉丝,过去的几十年里收到十余万封读者来信。他曾在北京买了十套房,只为了保存读者来信!

十套房,按现在的房价,呜喵已经算不清楚有多少个0了。不愧是“凡尔赛”巅峰导师,容呜喵再去批发点柠檬来吃。

“孩子当时的学业很紧张,能够在这样很忙的情况下拿起笔给他们喜欢的作家写信,如果把这些信扔掉的话,我觉得会睡不着觉,我就准备买房子把这些信放进去。”郑渊洁曾如是说道。

后来郑渊洁不甘心只停留在儿童文学,想跳出儿童文学家,为此他撰写了不同类型的文学作品,如《鬼车》、《白客》、《智齿》等具有讽刺意义的成人向作品,但是却遭到主流媒体及广大家长叫停。

生活就像一场童话,而郑渊洁写了一辈子童话,现在也竟成了“童线载,只为了救回自己的“孩子”们。

2004年,郑州一家名叫皮皮鲁的西餐厅开业了。开业很长一段时间后,郑渊洁才接到反映“有读者在那家餐厅吃饭不愉快,也来找我投诉。我说这不是我开。”

在得知“孩子被绑架”后,郑渊洁曾通过多种方式联系过餐厅老板,希望对方能够归还。但餐厅方负责人辩解称店名中的“皮皮鲁”源自意大利英雄人物形象,只是中文音译,而且商标已经注册使用13年了,因此并未侵权并不构成商标侵权。

为此,郑渊洁还特地前往意大利考察,发现并未有“皮皮鲁”这一形象。一切只是商家的谎言。

从2004年开始,郑渊洁想了不少办法,委托过好几家商标代理公司去处理,多次上诉商标局和法院,但是都没能要将“皮皮鲁”带回家。

2009年,郑渊洁当时委托的商标代理公司发现:“皮皮鲁”商标在四川成都被人申请注册。用于销售袋装熟肉。在我国45类商标中,其对应的是:蛋、豆腐制品、牛奶制品等。

2012年,北京一公司利用谐音“鲁西西”注册商标“卤西西”,只为蹭郑渊洁笔下知名人物的热度。

2015年,广州薇美姿实业有限公司在未经作者郑渊洁的许可下,私自以“舒克”申请注册牙膏商标。

同年,南京舒克贝塔宠物用品有限公司又以“舒克贝塔”等字样申请注册商标,用于经营鸟食、猫粮、狗粮、鱼粮、鼠粮等宠物食品。

太多太多,数不清的商标案、灭不完的盗版书。时至今日,还有191件商标被抢注,困扰着这位执笔42年的老人。不知道郑爷爷每晚入眠时,是否还在牵挂着被人“掳走的孩子们”。

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整理了郑爷爷多年来提出的撤销申请,并根据新的司法解释,宣告郑州皮皮鲁西餐厅商标无效、四川皮皮鲁牌熟肉商标无效、鲁西西商标无效、舒克牙膏商标无效、舒克贝塔鼠粮商标无效!

1982年至今,郑渊洁原创童线亿册,笔下的众多人物被我们所熟知,如今这些故事已经开始影响着新一代的年轻人。

而皮皮鲁等名称作为郑渊洁创作的童话作品中的角色名,早已为相关公众所了解,因此,作为在先知名童话作品中的角色名称,应当作为在先合法权益得到保护。以上几家公司以其名字作为具有不正当利用“舒克贝塔”这一童话作品中的角色名称营利的目的。

终于,时隔多年,皮皮鲁,鲁西西等孩子们终于回到了郑爷爷的身边,但是童话王国里依旧乌云密布,还是不曾听到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还有很多孩子在外漂泊,找不到爸爸,我要去将他们带回来!”郑爷爷如是说到。

其实早在创作小有名气之后,郑渊洁就已经注意到自己创作的童话人物形象被一些企业和个人商用,于是决定自己也注册商标用于保护这些孩子们,“我当时不太懂,委托了商标代理公司,一个商标3000元,注册了5个。”

郑渊洁本以为商标注册之后就可以保护孩子们不受侵扰,可谁又曾想到,不到一年时间“皮皮鲁”还是被人抢注了。

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一个商标下设45个类型,而郑渊洁当时只注册了“皮皮鲁”的童装,而除此之外任何一个品类别人都可以注册。

如果他想预防恶意抢注,就必须把45类全部注册。当时,按照一个类别3000元计算,如果郑渊洁要把名下5个童线年。到期后,必须重新缴费。在注册了30多个商标后,郑渊洁最终选择了放弃。

看着侵权行为越来越多,也就是从那时起郑“爸爸”就开始了自己的艰难维权路。他也曾调侃道:“写作43年,有30年在疲于奔命保护知识产权”。

除了此次维权成功的几家公司外,还有190多项商标侵权案。一边写作一边维权的他,被弄得焦头烂额,很难想象这么多年,郑爷爷是如何过来的。

孩子被越来越多的别有用心之人盯上是什么滋味?每一次的上诉申请被驳回心里是什么滋味?

这几十年,郑爷爷经历了太多,即便如此,他表示也不会就此停下脚步,他将继续为了“孩子们”不断努力。

如今,郑渊洁已是国家版权局以及国家反盗版形象大使,向社会分享作为“知识产权达人”的宝贵经验,通过自己的方式宣传着商标与知识产权,影响着社会。

如果看过郑爷爷抖音号的都知道,他的视频里总是只有一首歌作为BGM(背景音乐)——《舒克和贝塔》。很多人问郑爷爷为什么不换其他歌做BGM呢?

因为这份较真,郑渊洁才能在漫长的维权之争中坚持下来。这也就不难理解郑渊洁为何说话办事会极为严谨——因为自己的原则。

商标抢注案层出不穷,今天是虚拟形象,明天是明星,后天又会是什么?商标抢注屡禁不止,我们是否应该停下来,问一句为什么?

几经思考后,呜喵觉得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法律不够健全,违法成本太低而维权成本又太高了,抢注成功获得的利益太大才让人们动起了歪脑筋。

随着这些年国内文娱产业发展不断向好,越来越多的人想加入到其中。但是艺术作品的商标权问题,已然成为困扰其健康良性传播的重要问题之一。看着辛苦创作的作品被人“绑架”,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因为我国目前的商标注册体系,45个大类又分多个小类。原创者想要保护自身权益就必须花费高昂的价格将45类全部注册,且注册完后的保护期也只有十年。关于商标还有撤三的说法,即三年不使用所注商标进行生产就会被收回。

以这样的方式去构筑一道商标墙是不现实、不长久的,很难从根本上保护原创者的利益。

虽然2017年1月,最高法曾以“在先权益”判决了侵权公司,但是这已经是建立在侵权行为已经发生的情况下,已经对原创者构成了侵害。原创者仍处于被动地位,侵权行为难以遏制。

如何提前防止抢注、如何保护原创者相关权益都是我们需要去思考解决的。国内法律的健全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但是呜喵相信,国内文娱产业会愈来愈好,未来也将会出现更多优秀的作、更多的如郑爷爷一样的优秀创作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