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单身汉捡个老婆生下2孩后失踪调查发现老婆是个外国人

2022年9月24日 by 没有评论

原标题:2016年单身汉捡个老婆,生下2孩后失踪,调查发现老婆是个外国人

2016年的一天,湖南省一个派出所中站立着一对夫妻模样的男女,两人穿着朴实但干净。他们是湖南男子李建龙和他的爱人罗艳仔,两人来给即将上小学的两个女儿办理户口。

按理说来,孩子出生不久后父母就会给他们上户口,而李家两个女儿的户口问题之所以拖到如今,与罗艳仔神秘又悲情的身世有关……

2011年的某一天,湖南男子李建龙家的房门被敲响,他连忙出来开门,只见一个衣衫破旧、面黄肌瘦的年轻女子站在门外。

李建龙看她十分面生,以为这个陌生女子走错了,正打算关上门时,女子哀求他给自己一点食物和水。

看着女子神色憔悴的样子,李建龙顿时心生怜悯。并不富裕的他其实是个十分善良的人,他急忙折返回屋子里,取出了一大堆干粮和一碗水。

原来,女子叫罗艳仔,她自称来自云南,是小时候出门走错了路才与家人失散,她孤身一人辗转各个省市,每天饥一顿饱一顿地流浪。

李建龙听完感到一阵心酸,他很可怜她的遭遇,正想着该怎么帮助她时,罗艳仔却跪在他面前,哀求他收留自己。

李建龙想,家中并不差这一碗饭,让这样一个女子流落他乡,会面临无数危险,便留下了她。

李建龙很怜悯这个不幸的女子,千方百计地照顾她的生活,阻拦她干任何家务活儿,还想方设法给她做好吃的饭菜。

由于经济条件不好,李建龙直到四十多岁仍然单身,而罗艳仔对他充满了感恩之情,常常温柔地关心他,两个人的心越来越靠近彼此,便建立了恋爱关系。

由于罗艳仔实在说不出自己到底来自云南哪里,也没有携带任何身份证明文件,她始终不能办理户口,两个人也无法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但他们都把彼此视作自己的另一半,周边的邻居也理所当然地觉得他们就是夫妻。

理所当然地,他们在一起了。没过多久,罗艳仔为李建龙先后生下了两个可爱的女儿。

李建龙没有想到,一个微不足道的善举竟然能让自己收获一个完整的家庭,感到幸运之余便加倍地对罗艳仔好。

对于妻子的身世,李建龙不是没有好奇过,但每次问到,罗艳仔都吞吞吐吐,不想再说下去。他生怕再追问下去会勾起罗艳仔痛苦的回忆,再加上连她自己都不提寻找家人的事,日子长了,他也将这件事情抛在了脑后。

他以为,一家四口会一直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没想到的是,罗艳仔却突然离家出走了。

2016年,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天,李建龙干完活从外面回到家,却没有看到家里那个熟悉的忙碌着的身影。

两个年幼懵懂的女儿见到爸爸回来,忙不迭扑到他怀中,哭喊道:“妈妈不见了。”

李建龙原以为罗艳仔是出去买东西或散步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谁知父女三人左等右等,还是不见罗艳仔的踪迹。

李建龙内心既焦灼又困惑,他与罗艳仔感情很好,最近也没有发生过任何争吵,他想不通她出去做什么,她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了呢?

就在这时,李建龙在家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行他看不懂的文字。这会是罗艳仔留给他们的吗?写的究竟是什么呢?

李建龙越等越焦急,简直坐立不安。他实在担心罗艳仔遇到了危险,把孩子们送到亲戚家后,便拿着纸条一路跑去派出所报案。

派出所的民警纷纷围过来辨认这张纸条,但只能判断出上面的文字不是英文,没有一个人能说清这是什么意思。

大家冥思苦想,上网搜索各国的文字与纸条上的字进行比对,最后一致认为最像越南字。

李建龙一拍大腿,猛然想起前几天罗艳仔见到了她的一个老乡,两人聊了很久,罗艳仔甚至还哭了。

李建龙当时以为她只是见到老乡后唤起了思乡之情,想念她的家人了。现在仔细一回想,两人说的话他根本就听不懂,她们莫非都是外国人?

在民警的帮助下,李建龙凭借模糊的记忆,费劲一番周折,终于找到了罗艳仔的这位老乡。

这位老乡坦言自己来自越南,是被拐卖到中国,辗转多个省市之后流落到此的。直至这时,李建龙才意识到,罗艳仔应该与她有着相似的遭遇。

见到李建龙,罗艳仔嚎啕大哭。愧疚之情淹没了她,就像李建龙心心念念地牵挂她一样,几天的分别之苦也折磨着她。两人毕竟朝夕共处了好几年,她怎能忍心说离开他就离开呢?

“艳仔,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好吗?”他没有责怪她的不辞而别,而是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劝着她。

面对着这个真正关心自己的人,罗艳仔一时间百感交集,但也在他耐心地安慰下放下了心中的提防。在他的鼓励下,罗艳仔讲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罗艳仔并非云南人,而是越南人。因为汉语中“越南”和“云南”听起来很接近,汉语并不熟练的她就称自己来自云南。

她出生在越南与我国云南省接壤处一个并不富裕的农家,12岁那年,她随着亲戚去集市,不想却在人群中与亲戚走散了,正在这时,一个人贩子盯上了这个惶恐无依的小姑娘,把罪恶的魔爪伸向了她。

人贩子掳走了罗艳仔。她和好几个越南小女孩一起,在人贩子的看守下被装上了车辆、船只,被偷偷运到了中国。

她们遇到的是一个跨国买卖人口的犯罪团伙。将她们偷渡到中国境内后,负责对接的人贩子又将她们带上了火车,运往各个省市,寻找需要便宜媳妇的买家。在异国他乡,语言文字都不通,她们只能听命于人贩子。

罗艳仔不是没有挣扎过、逃跑过,然而她一个小女孩能有多大的力气呢?哭闹没有用,哀求没有用,绝食更没有用,人贩子已经泯灭了人性,她们的反抗换来的只有一顿顿毒打。更令人发指的是,人贩子还随心所欲地侮辱她们、侵犯她们。

心如死灰的罗艳仔被人贩子卖给了一个老光棍。这个老光棍只把她当作发泄兽欲的工具,用暴力威胁她、逼迫她、囚禁她。他用绳索捆住她,不给她一点逃跑的机会。

就这样,她过了生不如死的几个月,怀上了这个男人的孩子,他才对她放松了警惕。由于长时间遭受非人的折磨,她吃不饱穿不暖,身体无比虚弱。她终于生下了自己并不想要的孩子,可以摆脱负担寻找机会逃跑了。

趁老男人不备,她终于从那个囚禁她的魔窟中逃了出来。然而,逃出来的她身上没有一分积蓄,她的汉语也不是很通顺,更缺乏一技之长,只能一路漫无目的地乞讨,在好心人的接济下勉强维持生存。

在2011年,她跌跌撞撞地来到了湖南境内。有一天,在经过了漫长的跋涉后,她实在饥渴难耐,只得鼓起勇气去别人家讨口饭吃。就这样,她敲响了李建龙家的大门,两个人相遇了。

听完这个漫长的故事,李建龙的心像被刀子划过一样疼痛不已。他没有想到,妻子看似平静温柔的外表下,竟掩盖着如此痛苦、如此悲惨的遭遇,对人贩子的愤怒像烈火一样燃烧在他胸口,让他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冷静下来后,李建龙恢复了理智。他想起罗艳仔是丢下了他和女儿们离家出走,便问她是怎么打算的。

泪水盈满了罗艳仔的眼眶,她说她舍不得他和孩子们,但她已经离家快二十年了,她日夜都在思念着自己的父母亲人,每晚都会梦见自己的家乡,她只是想回去看一看。

李建龙同情她的不幸遭遇,也理解她想念故乡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她抛下自己一走了之而愤怒。

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像她这样没有中国户口的外国人,一旦回了越南,还能再回来吗?

找到离家出走的妻子、了解她的身世后,文化程度并不高的李建龙只能向别人求助。

很快,一家电视台知晓了罗艳仔的遭遇,很想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一个记者也跟他们取得了联系。

记者找到李建龙和罗艳仔后,首先试图帮助罗艳仔回忆家乡的具体地点。时隔近二十年,罗艳仔关于老家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但她十分肯定家乡离中国很近,没过多久就能到云南省。这样便确定了她家乡的大致区域。

随后,记者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当地的景物图片,想要唤起她久远的记忆。看到故乡熟悉的山水、集市,还有村民的装束,罗艳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思乡之情,放声大哭了起来。

记者多方打听之后向他们表示,罗艳仔因为没有中国国内的户籍,一旦回了越南,很难再有机会回来。

罗艳仔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之中。一方面,思乡的苦楚日日夜夜噬咬着她的内心,她迫切地想知道家中亲人现在是不是还健在、过得好不好;另一方面,她又很爱无条件对自己好的李建龙,无法狠心跟他分开,更舍不得丢下两个年幼的女儿。

这时,李建龙表明了他的态度:“艳仔,如果你真的想好了要回越南,那你就去吧,毕竟那是你的家乡。你不用担心孩子们,我会好好地把她们养大的。”他同样舍不得与她分别,可他发自内心地尊重她,只希望她能幸福快乐。

经过艰难的内心斗争,她放弃了跟随老乡回越南的想法,决定留下来,履行自己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职责。

大喜过望的李建龙安慰罗艳仔,说他也可以学习越南语,帮助她去越南寻找故乡和家人。

他们的故事被电视台报道后,许许多多的观众都对罗艳仔的悲惨遭遇表达了同情和安慰,观众们也为罗艳仔感到庆幸,她虽然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折磨,但好在遇到了李建龙这样的好心人,能够真正地呵护她、疼爱她。

决定留下来的罗艳仔在这次事件中意识到了自己“黑户”的身份,开始担忧会不会给女儿们造成影响。

民警们也十分同情他们一家,宽慰他们只要去做个亲子鉴定,证明和孩子们的血亲关系即可。

在民警们的帮助下,李建龙和罗艳仔顺利地给女儿们办理了户口,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虽然罗艳仔现在还无法找到亲人,但他们一家四口生活得平静又幸福。

罗艳仔虽然不幸地被拐卖,但幸运地运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好心人。而大多数被拐卖妇女都没有她这样幸福的结局,比如徐州丰县八孩母亲“小花梅”的经历就刺痛了大家的心。由于我国农村地区存在大量的光棍群体,拐卖妇女一直有着巨大的市场,人贩子生意也多年屡禁不止。

除云南省边远山区的妇女被大量拐卖外,跨国人口买卖也一度盛行。无数东南亚国家的贫苦女子被人贩子诱拐到我国,她们背井离乡,有家不能回,往往遭受了非人的虐待,最后成为生育的工具。

今年三月,公安部下令开展解救被拐卖妇女专项行动,相信为非作歹的人贩子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更多的被拐卖妇女能逃出囚笼,像罗艳仔这样的外国妇女也能在大家的帮助下找到亲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